: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掠影

2018-04-15 08:40 来源: 广州日报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北京快乐8龙虎吧 www.ts8848.com http://www.ts8848.com/www_gardencn_com/

  美国艺术家Kaws与歌手周杰伦合照

  图(1)

  图(2)

  图(3)

  图(4)

  广州日报讯(记者 梁嘉舜)

  现场:排“长龙”买票的滋味

  曾经,我排队是为了一碗牛杂、一双限量版球鞋,或者玩一次过山车,从未预料到:我会为了观看艺术展排队,而且一排就两个多小时,2018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让我扎扎实实地体验了一次排“长龙”的滋味。

  3月30日上午10时许,我和朋友抵达香港。距离展览开始还有三个小时,本以为时间十分充裕。我们计划:先去买票,再吃个午饭,然后在展场附近闲逛一下再进场参观不迟。谁知,当我们抵达艺术展所在地——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才发现:饭是吃不到了,街也逛不了了。排队去吧!购票的观众已经形成一条巨大的“人龙”。面对如此阵势,我的第一反应是:买得到票吗?然后,试探着问工作人员:“唔该,龙尾喺边啊?”(请问,队伍的尾部在哪里?谢谢!)得知位置后,我顶着“门票有限,售完即止”的压力;忍受着长时间站立的痛楚;克服“不如回家吧!”的内心挣扎——随着队伍缓缓蠕动。排队过程中,我听到队伍前方有个貌似行内人士说:“巴塞尔实际上是一个在商言商的场所,参展的作品已然成为一款商品。”接着这边又有人讨论如何为艺术品定价的问题:“这跟艺术家的成就有关,从这方面来看,艺术馆和画廊起到重要作用。”而在我们身后几位少女正在热烈讨论美国艺术家Kaws和Koons,并提到流行天王周杰伦与Kaws的合照。当然,还有不少艺术工作者特意前来考察,尝试在这个因艺术之名的嘉年华中嗅一嗅当代艺术的发展方向。不同的人在展览中各取所需。走走停停间,终于排到了。在拿到票的一瞬,突然有个念头闪过:“不知道排了那么长的队还买不到票的朋友将作何感想?”

  解读:当代艺术并非难懂

  进入场内,我想:要不是展览方把这么多画廊聚集在一起,观众们很难把现当代那么多知名艺术家的作品尽收眼底——虽然并不是全部。现场有位游客感叹:“在这里,我看到的全是钱的符号!”谈起艺术,人们总是对它所换取的利益避而不谈,好像一谈就落入俗套。同时,大部分人认为艺术是难以理解的,尤其在当代艺术面前——因为美、形式语言等问题都不是讨论的目标,自然让作品与观众的理解之间产生距离。但是,这种距离并不是不可逾越的,只不过需要从作者身上寻找其艺术语言的上下文——这需要花一些时间,显然为期三天的巴塞尔艺术展并不会给大家这样的时间。在现场我看到:其实大多数观众并不关心艺术表达有多深,作者有多出名。或许,猎奇是大多数观众在巴塞尔艺术展中的最佳观看方式。

  同样,我怀着“猎奇”的心态在场内到处瞎逛,有趣的作品不少,向大家介绍三件。

  1.找不到自己的“锅盖”

  对!如图(1)所示,这块装置的造型就像家里汤锅的锅盖。区别就是,它比锅盖大得多、颜色漂亮得多,做工也讲究得多。因为围观这个“窝盖”的人太多,我找不到作品说明的位置。这件以凹面面对观众的作品,貌似不锈钢材质加上烤漆工艺制成的。作品整体非常光滑,以致在有色的凹面上能反射出观众的镜像,有趣的是:无论从哪个角度观看这件作品,观者都找不到自己的镜像,但其他观众的镜像却清晰可见,以致所有围观者都不由自主地朝“锅盖”的正面聚集,并上下、前后、左右移动——奋力寻找着自己的镜像。更有趣的是:当我移到正中面对这块“锅盖”的时候,所有的镜像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一块漂亮的、平面的金属颜色。

  2.一面扭曲的镜子

  图(2)所示:这是一件不锈钢材质的雕塑作品——平整的台面上竖立着一个扭曲的造型,作品通体打磨得异常光滑,使其几乎与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环绕一周,会有“曲面正在旋转”的错觉。开始,我以为看到的那块曲面与另一块曲面是同一块不锈钢材料的两面,实际上,是两块扭曲的镜面和一块榄核型的顶部连接在一起[如图(3)所示],因为作品打磨得太过光滑——完全反射出周遭的镜像——以致顶部容易被忽略。再者,作品的每个面与面之间的衔接位都切割得非常锐利[如图(3)所示],以致观看这件雕塑作品时,会忽略它本来沉重的质量,带给观众轻盈的错觉。

  3.“这算是艺术品吗?”

  当我走到这张作品[图(4)所示]的时候,“这算是艺术品吗?”身边几位观众轻声讨论。有这番讨论的原因,是因为这件作品是一件包裹在画布上的印刷品,而作品的面貌也极其简单——用简单线条和图形拼凑的两个行走中的人。过于简单——或者是这几位观众诟病质疑的原因。然而仔细观察便能发现:这是一件制作讲究的作品。过往我们欣赏西方绘画的经验:造型、颜色、质感、肌理等画面语言,以印刷工艺的各种方式逐一转换:打印的材质,激凸、激凹工艺等。作者的作品品相采用极简的方式——连五官和脚掌都“懒得画”,其作品尽可能地收束在作者的意图而非炫耀作品制作的难度。难道,这不算是艺术品吗?

责编:吴吟溪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电玩城捕鱼游戏 中原22选5走势图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七星彩推荐 真人cs多少钱一位
广东福利彩票 体彩22选5 辽宁11选5一定牛 海燕博彩论坛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河北快3 大乐透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九大行星排列 福利彩票双色球中奖规则
福彩3d预测 360时时彩 彩票开奖 排列组合怎么算 网易彩票网